首页 汽车教育时尚宠物动漫美食

      <kbd id='ITxJluWFE'></kbd><address id='ITxJluWFE'><style id='ITxJluWFE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TxJluWFE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ITxJluWFE'></kbd><address id='ITxJluWFE'><style id='ITxJluWFE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ITxJluWFE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追逃逸者致死”案延期审

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>2018-01-20 来源:六盘水以物抵幼儿园
                  >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张先生没有体力干重活,目前他基本在家养病,老伴出去打工养活一家人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摄/记者 黑克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法制晚报讯(记者 李东)昨天上午,唐山小伙朱振彪追赶肇事逃逸者致其身亡被索赔60余万元案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法院开庭审理。因原告律师突发疾病,审判长宣布休庭,延期审理,具体开庭时间另行通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昨日8点40分朱振彪拿着材料与律师通过安检进入法院。庭审应于9时开始,因原告方律师突发疾病未到庭,法庭工作人员让大家耐心等待。随后,法院到滦南县医院及原告律师家里核实情况,据律师的丈夫称,她此前有身体不适,当日凌晨心脏病突发。随后,审判长宣布休庭,延期审理,具体开庭时间另行通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据悉,1月18日,此案在滦南县法院进行了庭前谈话,双方交换了证据,并确定了朱振彪追赶行为是否构成侵权、原告方主张的损失是否存在两个焦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被告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摇晃衣服想让火车停下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原告称,2017年1月,因为朱振彪的追赶,其父亲张永焕在铁轨上被火车撞击身亡。2017年11月24日,朱振彪接到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,被索赔60余万元。村民眼里的“见义勇为”者成了被告,朱振彪觉得自己“很冤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朱振彪称,事发地点在曹妃甸区柳赞镇,当时张永焕驾驶摩托车撞人逃跑后,在胡各庄镇西梁各庄村丢弃摩托车,还从一村民家中拿了菜刀,开始徒步逃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他要害别人”,朱振彪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,“我那时候的想法就是要录像,作为证据,提供给有关部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对方翻进铁路栅栏以后,朱振彪在后面跟的同时,继续劝道“不要走了,去自首”。不过,这些劝阻丝毫没起到作用。在铁轨边徘徊了一阵儿,随后,前方驶来一辆火车。火车还在百米开外时,张永焕忽然站到两轨之间,不幸被撞身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朱振彪一直拍摄的视频在悲剧发生前已戛然而止,他称是手机没电了。“当时火车来了,他上到两轨之间站在那里不动,我自己站上铁轨上,脱了上衣,摇晃着衣服,想让火车停下。后来火车上的工作人员才告诉我,来不及了,根本刹不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看到肇事者逃逸时,我不能熟视无睹。”朱振彪如此解释当时对肇事者穷追不舍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原告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见义勇为不能把人逼死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死者张永焕家属认为“见义勇为不能把人给逼死”,既然张永焕在被追时已经表达过“再追就寻死”的意思,那么,朱振彪穷追不舍就是导致张永焕死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事发后,张永焕的前妻接受采访时说,张永焕此前因为偷马接受过法律制裁,所以他有害怕的心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“你(指朱振彪)既然报警了,为什么还在后面拼命地追?”张永焕的前妻责怪朱振彪。“朱振彪说他(张永焕)是自杀,不追能自杀吗?能跑火车道上去吗?这个事只能由法律来解决。”死者儿子张殿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对话车祸伤者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肇事方索赔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对朱振彪不公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本案中的重要证人张先生是张永焕在2017年1月19日驾车撞伤的受害者,受伤后他无法再打工。张先生认为朱振彪是见义勇为,张永焕是肇事逃逸。肇事方索赔60万对朱振彪不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记者:车祸对您有什么影响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先生:我之前在船上工作,一年下来能挣六七万块,出了车祸后,我养不了家口,靠媳妇出去打工。以前,我媳妇在家养貉子,我出去打工,一年下来也有20多万元。现在我在家待了快一年了,还得治病,钱从哪来呢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记者:在医院里花了多少钱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先生:听家人说,花了一万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记者:肇事方有没有人来看过你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先生:都是我们亲近的人来看望我,肇事方没有露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记者:您起诉了肇事方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先生:最初的时候我没打算起诉他,他是个光棍,离过婚,儿子跟着前妻走了,他人也没了,就不打算起诉了。后来,新闻上说他(肇事方)起诉了朱振彪,要求赔60万,我这气不打一处来,我打算起诉他(肇事方)。见义勇为还得赔偿60万,那以后出了事,谁还见义勇为呢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记者:如果肇事方没有起诉朱振彪的话,你就会撤诉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先生:肇事方不起诉朱振彪的话,我没打算起诉,我就不起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记者:事发一年多了,您见过朱振彪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张先生:没见过,通过电话。记不清楚说的啥了。想见他,当面感谢他救了我。是他打的120,没他,我可能就死了。文/记者 李东
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